百年未有之大变局:指我要开始搞事了

现阶段的主要矛盾,是口号喊得响、封控封的严和不知道为啥根本控制不住的矛盾

图内 endpoint 的域名是一个内网域名,这意味着即使 key 泄露,也无法从外部访问。
我认为有以下可能性,1)存在内鬼,2)有同时能访问广域网和 SHGA 内网的 PC 成为了肉鸡,或者3)某些手持终端流出。
但是总的来说,如果这一个 key 能够访问规模如此庞大的数据,只能说安全意识和权限管理做的太差了 t.co/Ph6Qzslkbg

RT @[email protected]

Arch-chan as a virtual assistance for your Arch Linux system (just a concept)

Art and rigging are done by me
#archlinux #Linux

🐦🔗: twitter.com/raviolimavioli/sta

中国的存款保险实在令人作呕。

看起来在自家部署 Mastodon 是可行的。感谢 CloudFlare

现在的学术界更像是以 writing 为导向的科研。这不好。

lockdown 是非常影响科研进度的,很多本应该几个月前完成的配置工作全部因为 lockdown 而推迟,实在很难想象成为常态之后国内的科研情况。

有的人就是被铁拳锤傻了才会认为这些是合理的。

Show older
Meteor - an isolated Mastodon instance

这是一个运行在边缘的私人 Mastodon 节点。